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 千安
Powered by LOFTER

时光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温凉明澈,微微的金色,能看清飞舞着的浮尘。
双人木床上被子滚作一团,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柔顺长直的金发胡乱披散在一旁,微卷的发梢勾留着阳光。白皙的肌肤恍若透明,睫毛投下的阴影打在眼睑下。微嘟的唇瓣是好看的樱花色,微微露出一点糯白色的牙。
吱呀——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少年轻手轻脚的走进,他披散着长长的黑发,白缎剪就的里衣勾勒出清瘦修长的身形。走到床边干脆的跪下,盘腿看了一会儿这看上去像是娇生惯养的不逊公主的女孩,伸手捏住她小巧的鼻子。
不多时她的脸上就泛出一丝薄红,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嘤咛:“饺子……你干什么呀……”
被唤作饺子的少年只是好脾气的笑,伸手揉乱那一头金发,轻柔的在她脸上落下一吻:“早安,该起床啦,大姐头。”

时间能改变很多。比如那个曾经莽撞傻气的少年已经变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比如那个矮矮的小孩子身量拔高了太多也越发厉害,比如那个狐狸面具已经可以自然的在同伴面前卸下心防,比如那个曾经干净利落的大姐头长成了公主一样美丽优雅的女孩。
赛琳娜打了个呵欠,起身趿拉着鞋子去洗漱。饺子折回了厨房把早饭端出来。
“哼哼……来自青岚的青团!”饺子犯着中二病端出两盘绿色的团子,貌似还……黏糊糊的。
赛琳娜一向对青岚带着古风的东西感到好奇又不可思议,就像她怀疑这个用艾草汁和面做的绿油油的东西能不能吃,就像原来菊花是可以泡茶的。
不过……闻着挺香的。
饺子笑眯眯的夹起一个递到她嘴边:“来,张嘴……啊……哎对,好不好吃?”
赛琳娜拼命点头。
“多吃点,女孩子太瘦就不好看了。”饺子捏了捏她小巧的手腕,心里颇为遗憾。从追求赛琳娜开始他就源源不断变着花样给她做饭,没成想喂了这么久还是不长肉,难不成她就是传说中吃肉都不长肉的体质?

刷——赛琳娜敞穿长版风衣,脚上踏着长靴,金发随风舞动,表情认真而坚毅,纤细精致的眉眼间隐隐透出那股熟悉的英气。靴子上的鞋钉发出铿锵有力的声响。
饺子亦步亦趋的跟着,辫子拖在身后,狐狸面具遮住那张清俊的脸,只露出一双看不清底细的狐狸眼。米白色长袍上银丝织就的暗纹时隐时现,是潜龙腾渊的模样。
预备生看到他们立刻停下问好,赛琳娜匆匆点头,饺子连个眼神都没给,两人飞快的往基地外去。
“欸他们怎么啦?”“估计是要出任务吧,看样子挺紧急的。”回答的预备生皱了皱眉头,莫名的有些担忧。
赛琳娜和饺子这次是去追回被盗走的机密物件,那是一件严重犯罪案件的关键证据,偷走它的正是那个恶盈满贯的凶残罪犯。
想到他手上那十几条怪物大师和数不尽的无辜人的性命,赛琳娜的心不由得沉了沉。
饺子伸手把她抱进怀里,故作忧伤的叹气:“爷,您这么糟蹋自己,太爷还同不同意妾身进府啊。”
赛琳娜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哥哥,咱们刚商量完婚期几天啊,您记性不好?”
饺子腆着脸笑:“对对对您说的太对了,小的这就伺候您!”
“啊——!!!”
赛琳娜气哼哼的走到甲板上去吹风,饺子跪在地板上,一脸痛不欲生的捂住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别别别我开玩笑啊……娘子你要为子嗣着想啊……”
幸好没废掉。

“乓——”烟雾滚滚,怪物的大拳狠狠砸下,那个阴冷的男人坐在其上,手里掂着物证冷笑。
赛琳娜和饺子一左一右的跳开,招式紧随其后,配合默契,招招致命。
男人轻而易举的化解水精灵的招数,藤网也被切的七零八碎。眼看怎样都无法拿下对方,赛琳娜咬牙,果断动用了水之牙的力量。
水元素始祖怪强大的力量震撼着每一粒水分子,男人脸色一变,像是震惊又感兴趣,阴冷的目光像蛇看着猎物一样盯着赛琳娜。
饺子眼睛一眯,似乎有什么情绪一闪而逝。他悄悄招过藤条妖妖,说了几句,悄无声息的退开,助跑几步,长腿一迈,脚尖就点上了石柱。
赛琳娜屏息,集中精力控制着水之牙,素手一抬,滔天水柱凭空而起,狠狠将人怪一起抛向天空。
饺子借力几个腾空,辫子一抽将男人又摔回地上,清喝一声:“藤网!”
突然的袭击让男人始料不及,强大的冲击力让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捆了个结结实实,他咬牙想要挣脱,却惊愕的发现身体无比的难受,使不上力气,像是……脱水!
他猛的转头看向一旁的女孩,她脸色苍白,大口大口的喘气,却还是英姿飒爽的站在那里,利落的将怪物收回,露出一个抱歉却性质恶劣的笑。那么漂亮,让人不寒而栗:“可能要麻烦你难受一会儿了,我抽取了你体内的水分,不过放心,不会让你死的。”
怪物因为摔落变成卡片。带着狐狸面具的少年轻巧的落下,几个移步眨眼就到了眼前,伸手扶住了女孩,口中数落:“怎么那么鲁莽,万一计划不成功呢。”
“哎呀你不是也同意了嘛。”女孩靠在他怀里,被少年打横抱起却还有力气折腾,“啊不要这个姿势!会被人看到的!”
“你有本事自己走我就不这么抱你。”
女孩彻底蔫了,任由少年轻轻松松把她抱进房间不知道干嘛。
干脆束手就擒被押解的罪犯:……想不到一把年纪了还能碰到这么年轻的人虐狗。话说他们顶多二十吧?
真·十九岁·饺子气哼哼的摘下面具,清俊秀气的五官毫不避讳的展露在赛琳娜面前。他抿起好看的薄唇,狭长的狐狸眼眯了眯,清润的嗓音隐隐夹杂着不悦:“说,还敢不敢了?”
赛琳娜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不敢不敢……欸我才是老大吧!”
饺子冷笑一声:“谁大?”
“你你你你行了吧……”

赛琳娜和饺子盯着床单上的薄红面面相觑。
饺子叹气,伸手把赛琳娜推进卫生间,不一会儿一条染着姨妈红的睡裙被递了出来。他伸手接过,和床单一起卷了卷,抱着扔进了洗衣机。
也许下一次他们需要一件姨妈红色的床单。
饺子在默默摊开床单的时候如是想。

每月必喝的红糖姜汤。
赛琳娜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不明颜色的汤水,再看看桌上色香味俱佳的菜肴,最终端起大碗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饺子适时地递上一块点心。
赛琳娜默默啃着,耷拉的眉梢恢复到以往的高度。
饺子暗暗松了口气,这次的点心买对了。

饺子洗漱完,把热水弄好,自动自发的滚进被子里。
这种行为我们美其名曰——暖床。
等赛琳娜磨磨蹭蹭爬进被窝时,饺子已经自觉滚到外面,把里面暖好的位置让出来。赛琳娜迅速的钻进去,饺子压严实被角,转身抱着赛琳娜满足的舒了口气。
赛琳娜默默撩过一缕头发卷着,饺子抱紧了些,低声问:“不开心?”
赛琳娜点头。
“怎么了?”
赛琳娜卷头发卷的更厉害,把头埋进饺子怀里,声音闷闷的:“感觉付出不对等。”
饺子拍拍她:“哪有的事。”他看看窗外的月色,闭上眼睛,“睡吧,明天起来再跟你好好说。”虽然你明天就会忘掉这个问题了。
怎么可能是我一个人在付出。
我受伤的时候你一个人背着我走了几天几夜的路,我疲累的时候你干了所有的杂务,我不开心的时候你静静陪我慢慢开导,我都不记得自己生日你专门守着点给我祝福……因为有好多好多我无法忘记的事,所以我才会对你体贴入微,所以我的喜欢都有迹可循。
当然,这些你都不会知道。
等你垂垂老矣的时候我再慢慢告诉你,当年我怎么喜欢上你又怎么深爱你。

评论 ( 7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