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 千安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并不正经的投喂

‖重度ooc!重度ooc!!
‖佩服写画骨婶的大佬们,你们是神仙
‖特别不正经的一篇投喂


“骨喰你别过来!!!”

一大清早的,本丸就炸开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吓得狐之助嘴里的油豆腐掉到了地上。房内,骨喰藤四郎瞅着往日总跟在他身边笑嘻嘻的审神者如今退避三舍,不由得有点委屈巴巴。

审神者显然看懂了他那不易察觉带点委屈的小眼神儿:“那个……我真不是讨厌你……”

“你把汤药放下咱一切好说。”

骨喰沉默片刻,放下药碗,拉开拉门,对等候在门外的短刀沉静的告状。

“药研,主上不吃药。”

“啊……那只能对大将采取强硬手段了。拜托你了,骨喰哥。”

“明白了。”

“不要啊造反辣谋杀主子辣!!!”





审神者抹着嘴角渗出的不明褐色液体,瘫在角落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骨喰把药碗交还给药研。不知为何,审神者总觉得两个人的眼睛里都写着“计划通”几个大字。

闻声赶来的狐之助一脸严肃:“您这是诽谤刀剑。”

“……把嘴里的油豆腐咽了再说吧,你个臭狐狸。”

狐之助默不作声的跑掉了,没多久,一期一振笑得春暖花开春风拂面的拎着狐之助回来,相当友好亲切的问候:“打扰了主上,听闻您拒不服药还牵扯了家弟与狐之助?在下想与您沟通一下。”

“噫没有没有!!!一期爸爸我错了!!!”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放下狐之助,伸手轻轻揉了揉审神者的头发。

“您生病我们都很担心,请听话一点好起来吧。”顿了顿,他意有所指的又加了一句,“骨喰也一样。”

审神者颤了颤,点头应好。



骨喰藤四郎等到一期一振离开,才又进入审神者的房间里。她还在气头上,瞅着他递到眼前来的糖,扭头哼了一声。

骨喰固执的把糖往前递了递,唇抿成一条直线:“药很苦。”

审神者把头扭到另一个方向,继续气哼哼:“那不也是你给我灌下去的吗。”

“……您讨厌我了吗?”

少年状似委屈的半垂下琉璃般的眼睛,蓬松的银白色头发随着他低头的动作在眼睫处投下阴影,审神者瞬间慌了神,手忙脚乱的靠过去心儿啊肝儿啊的哄:“不不不骨喰宝宝我最喜欢你了!没有讨厌你啊真的真的!!”

“那糖……”

“我吃我吃!”

“药……”

“我喝我喝!”

骨喰的嘴角弯出一个几不可查的弧度。男色当前,审神者被迷得七荤八素,隐隐约约听到“那就先行告退”之类的话,挥挥手愉快的放行了。




骨喰转过马棚的拐角,丝毫没有被藏在那里的两个人吓到,淡淡的问:“这样就行了吗?”

“行了行了,谢了骨喰哥。”这是主谋之一,审神者的主治医生药研藤四郎。

“话说回来主上还真是喜欢兄弟啊……嘛不过马上就会反应过来吧。”这是主谋之二,凑热闹的鲶尾藤四郎。

骨喰对鲶尾的话不置可否,只是自顾自的开始给马匹梳理毛发。鲶尾伸个懒腰,也溜了。药研估摸着再过一会儿审神者也该找来了,正打算开溜,被骨喰叫住了。

“药研,”银发少年没有回头,语气也一如既往的平淡,“主上怎么了?”

药研撑了撑眼镜,叹息:“大将前阵子不是回现世进行结业考试吗,她担心成绩过头了,心理压力太大,失眠少睡多梦,精神不太好。”

“药研藤四郎——鲶尾藤四郎——”

“叫全名还真是不嫌麻烦啊大将。”药研嘀咕着,充分发挥短刀的优势跑路,“回见,骨喰哥。”

对自己太没自信了……吗。

骨喰垂下眼睛,手上轻轻慢慢的梳理着马的鬃毛。他的练度并不低,最近也开放了胁差的修行,要不要……

修行大概会很痛苦吧。他见过审神者拿着今剑寄回来的信落泪,白纸黑字字字穿心。小天狗归来时像变了个样,笑容再不复之前单纯天真,惹得审神者抱着他哭了好久,说送今剑修行是她上任以来第一件后悔的事。

今剑笑中带泪回抱她,依然稚嫩的声调却带上了成熟:“可是……这样我才能更好的守护主公大人呀。”

回来之后,他大概就能更坦诚一点了吧?就能取回那些不知名的情感了吧?

那时,或许就可以界定,这份不想看到她难受的感情姓甚名谁。



“我觉得这时候放骨喰出去修行真是个错误。”审神者苦哈哈的捧着茶杯和鹤丸叨逼叨,“我这因为成绩失眠呢,又因为他提心吊胆。好不容易盼着他回来了吧,第二天就出分了。”

“那您不也把他放出去了吗。说回来他要回来了吧,您不去迎着?”

审神者立马跳起来:“靠靠靠忘了时间了!”

她去的正是时候,焕然一新的骨喰藤四郎正好推开了门。

“我回来了,主上。”

还没汇报修行成果,审神者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过来抱着他使劲蹂躏:“我的骨喰宝宝啊你可让婶婶担心死了巴拉巴拉……”

这场景,这感情,堪比乡村爱情剧里边儿抱着儿子一口一个心肝宝贝的亲娘。

“啊,抱歉,”审神者突然放开他退开几步,抹了把眼泪,“你不喜欢别人碰你着。”

骨喰欲言又止,审神者疑惑的看着他。

“不……”他别过头去,探出的耳朵尖红得要滴血,“如果是你的话没问题……”

“哇啊啊啊啊骨喰宝宝你怎么这么可爱!!药研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大将你冷静一点……不要勒着我的领带晃我啊……”




黑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是电脑的荧幕。表针一分一秒的走着,咔哒咔哒的声音格外的清晰。

本来就紧张,还想着骨喰在没准没那么紧张就答应让他陪着查分,结果他一来反而更紧张了……

审神者咽了口口水,转头结结巴巴的说:“那个,骨喰啊……你看看这也挺晚的要不你……嘶!”

骨喰吓了一跳,就听见审神者捂着嘴含混不清的抱怨:“靠靠靠咬到舌头了……”

咔哒,咔哒。

骨喰抬头看了眼表,刚好十二点。他利落的拿过准考证对着电脑输入,一向不多话的他此时破天荒地安慰审神者:“没事的,相信我。”

“您一直是大家为之骄傲的主人。”

审神者愣了愣,移开目光不去看那个身影,低声地问:“那你呢……”

“出来了。”胁差清冷的声音简明扼要的宣布,亮得有点刺眼的屏幕上,显示的成绩总算让审神者舒了口气。

“我也一样。”

他没有再避开审神者的目光,认真的补全刚才的话。

“我也一样,为您感到骄傲。”

可以得到喜欢的人的一句“骄傲”,恐怕是人生最美妙的感觉。直到骨喰有些慌乱的将纸巾按到她脸上,审神者才发现泪珠正沿着自己的脸颊簌簌而下。

“呜……对不起……”她哭着,却忍不住笑,“对不起……我太高兴了……”

骨喰犹豫几秒,还是轻柔的为她擦拭眼泪,低低地说:“请不要哭了……这句话,以前就很想说,但不知为何说不出口。”

“可是你现在已经说出来了,我很高兴。”审神者快乐的笑起来,对他张开双臂,“现在你的骄傲请求你拥抱她,这位先生,你接受吗?”

他愣了愣,然后微微扬起唇角,俯身下去抱住她。

“嗯,我接受。”

——talking time——
给桃词 @桃词小仙举是不喝露水哒 的投喂……靠靠靠我写的什么垃圾玩意儿,求不嫌弃qwq
效率太低……久等抱歉。
喝药和担心成绩是本人的真实写照。我此生都不想再踏进中医院半步。
写画骨婶的太太你们是神仙!!!
一堆废话。感谢你不嫌弃并阅读本篇。

评论 ( 11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