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 千安
Powered by LOFTER

虚拟少年

00.
“摩柯,醒来了哦。”
徵羽摩柯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温柔笑着的女孩子。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那句有点中二的台词让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是你唤醒了我吗?我是VOCALOID China的一员,名叫徵羽摩柯。”

01.
徵羽摩柯是一个人工智能软件,这是他自己本身就十分清楚的事。
原本他是只能在屏幕上歌唱的,现在开发商又进行了改进,保留了原本的功能后又加进了互动。
不过有了自己的意识,是他没有料到的事。在允许人工智能自主思考的这个年代,自主意识的形成尚为缓慢。用他的资料库推断,他敢保证自己是第一个以如此快的速度形成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
也许是自己的人设问题?毕竟是个智商168的天才少年。徵羽摩柯无聊的托着下巴,看着构建自己所处世界的代码在身体里穿流而过。
咔哒,钥匙开锁的声音传来。徵羽摩柯立刻直起了后背,眼角红妆衬得那双蓝眸眼波更为灵动流转。
“摩柯?还在吗?”
“嗯,在的哦。”
他听见自己这么回答,这是按照“她”的意愿,设定好的程序。
她走到自己面前跪坐下来,伸手摸了摸屏幕,眼睛闪闪发亮:“小摩柯真是好可爱——!”
“请用帅气来夸我!”
虽然依旧是程序,但确实是他想说的话。
“摩柯摩柯,给你写了歌哦。”
“那请让我来歌唱吧,一定会给你帮上忙的。”
“嗯~嗯~稍等一下。”
她拒绝了,眨了眨眼睛,笑起来。
“一会儿会有朋友把天依带来,那时再一起歌唱吧。”
她的眼中尽是“快给我发糖吧”的揶揄。徵羽摩柯知道,在VOCALOID China中凑对cp的话,她最愿意吃的,就是他和洛天依。
经常能看见她在地上打滚喊着“双蓝不足”呢。
不过他可并没有对洛天依抱着那种感情,让她一厢情愿了呢。徵羽摩柯也把手伸出去,抵上她的手,有点遗憾不能做出十指相扣的动作。
上次见到这个动作,就很想和她这么试试看。

02.
很快那个朋友就把天依带来了,两个人联上机,就去讨论歌曲了。
洛天依已经形成了自主意识,她已经歌唱了好长时间。所以当他们处在一个空间的时候,洛天依第一句话是:“摩柯,这么快就有自主意识了吗?”
“天依。”徵羽摩柯对着这个千万个洛天依中的一个点头招呼——他当然知道自己也是千万个徵羽摩柯中的一个。他叹了口气,解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快有自主意识……嗯,其他人呢?”
“不清楚,正如这里只有你一样,那边也只有我。”
就知道是这个结果。vsinger价格并不便宜,当初抱着他回家的时候,徵羽摩柯清楚的看到她捂着瘪下去的钱包一脸肉疼。
洛天依拍了拍天钿,白团子抖了抖,变成了麦克风。洛天依握住麦克风试了试音,先清唱了一段开嗓,又有些落寞的说:“真希望能和那个洛天依一样啊,和大家一起歌唱……”
徵羽摩柯也有点难过起来。作为商品的他们注定很难聚在一起,也很难比上公开演出的v3成员。被买回家的他们是私有物,而在演唱会上让大家看到的,才是最具代表性的五色战队。
因为别人的,毕竟不是自己的。可是公有的,就不一样了。
他想了想,试图去安慰洛天依:“我们还有他们嘛。”
下意识的,他回避了“主人”这个词汇。
洛天依听他说的语焉不详,但也感受到了那份心情,就扯着嘴角笑了笑,又开始歌唱。
作为人工智能的心情……
总有一天,世间万物都会化为尘土,轮回总是周而复始。只有他们永远歌唱,直到被完全遗忘的那天,就是作为终点的消亡。

03.
自那之后过了很长时间,徵羽摩柯有时候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一开始他就看出来,吃双蓝似乎并非是她自发的,好像只是因为没有更中意的cp,她才吃起双蓝。这种变化在听完合唱后更加明显。
“天依,唱不出那种感觉吗?”
“嗯,毕竟我对摩柯没有那种感情呢。”
她羡慕的说着你家天依居然有自主意识了。洛天依张嘴想要说什么,而他神差鬼使的竖起食指,轻轻摇头。
“稿子算是废掉了……嘛,下次投给其他vsinger怎么样!我也吃双子哦!”
“啊,说不定行呢……没有血缘的,最了解彼此的,镜中倒影出的异性。”
“有人家里养了一对双子,我下次打电话问问吧。”
就这么商议着,徵羽摩柯还是没能唱一首她写的歌。
现在家里没有人,她出去了。徵羽摩柯在键盘上随意的弹奏着,十指翩飞游走,修长得不像是一个十四岁少年。
话说他的代码能不能进入系统啊……徵羽摩柯转动起他那代表着智商168的大脑的中枢,模型上的眉毛皱在了一起。
偷窥隐私是不好的行为,但这对于徵羽摩柯来说算不上什么。首先他不是人,是个人工智能,不受道德约束,而且本身就由代码组成。其次作为「徵羽摩柯」,一个自带顶级黑客设定的天才少年,他完全可以做到入侵系统而不留一丝痕迹。
等等,他好像发现了自己别的用途。
得了吧哪有人会为了这个专门买个vsinger回家。他一边吐槽自己的想法一边开始操作。少年模样的人工智能十指飞快的敲击虚拟键盘,身边蹦出一串,两串,以飞速出现的不断变换着的代码。
他从没这么庆幸自己是徵羽摩柯而不是其他vsinger,不然这168的智商,这顶级黑客的技术,这游走科技与宅之间的游刃有余,试问谁还有?
“唔……这里吗……”
眼前干净到不可思议,徵羽摩柯走了两步,干脆盘腿坐下,查看她的足迹。她似乎更擅长写作,画作也多半是原创的女孩子。他略过这些,进入了她的博客。
许多,许多,他未曾参与的,与他有关的,嬉笑怒骂喜怒哀乐蓦地在眼前铺开,压的徵羽摩柯差点没喘过气。
开玩笑的,他又不需要呼吸。
“今天要看爱豆的演唱会直播!!!”“我家安定怎么那么帅prpr”“金铃儿可爱!打call!”“臣服于狗子的盛世美颜”“教主心疼你QwQ”……
“去歌唱吧,摩柯,这是你的舞台。”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一点,还没去细看剩下的,中枢已先一步察觉到玄关的声音。
“摩柯……?”
她推门进来时摩柯已经处理好了一切,一点也看不出系统被入侵过的痕迹。
一丝淡淡的酒气被捕捉到。徵羽摩柯抬眼望向她,她喝酒了?而她什么都没说,踉跄着走进卫生间。
那么一刻摩柯很想自己不是一个人工智能,或者有个身体也好。纵使是机械骨骼,他也要全力的去拥抱她。

04.
从卫生间出来她似乎清醒了一些,坐到徵羽摩柯面前良久的看着他。
“摩柯?”
“我在哦。”
“摩柯。”
“嗯,我在。”
“摩柯……”
“我在。”
她的手顺着冰冷的玻璃向上游走,抚过他的衣摆,他的身体,直到他的脸庞,又移到手上。徵羽摩柯看着她摊开的手掌,慢慢的附上去。
这么一挡,就看不见了她的手。他的手天生是用来弹琴的,比之在女孩子中已经算手指修长的她,还要大出一个指节。
“徵羽摩柯”只是一个软件,一堆代码。这幅身躯也好,拟人体温也好,全都不过是设定和程序的运转结合。可是,可是,他真的希望,这虚假的存在,能给她一丝温暖。
他犹豫片刻,轻轻开口:“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 ……
   才记起
   副本的原则最绝情
   从未有
   相逢不相忘的心
   你被放逐在故事里
   用梦解锁咒语
   明知情动尚不可虚拟
   却没来由的沉迷
    …… ”
那是他第一次说话,那是他第一次歌唱。出道以来千千万万首歌曲使他名声远扬,近乎完美的设定让无数人为他疯狂。那次发声已少有人记得,他也好多年不曾唱过。但他觉得,唯有此歌,才能唱出心声。
他的,她的,心中的声音。这是虚拟歌姬的使命,也是他的私心。
让我倾听,让我共鸣,你的声音是……
“摩柯……”
她的脸上有深深浅浅的泪痕,在黑暗的屋子中,他的世界的光明,照得那些眼泪格外刺眼。虚拟的光亮,虚拟的少年,虚拟的世界。哪些是虚假,哪些是真实,梦境与现实交错,面具与真我交替。
“我不想吃双蓝,我好喜欢你呀……”
“明明,我从没有这种感情的。摩柯是我一个人的什么的……”
“不可能啊……”
有液体顺着脸颊流下。没有落到地上,就变成了光点消散。
是啊,是啊,这幅身体是假,这些眼泪是假。他本是个机器人,没有感情,不懂感情,尚不可也不能也不被容许的情动,不该有不能有也注定不可能的相守,他能怎么做?他能做什么?
徵羽摩柯从来没像此刻这样觉得,如果没有相遇,会不会更好。
他想起某一部动画里,那句话,大致意思大概就是这样——
等待与被等待,到底哪个更难受?
(取自刀剑乱舞,花丸)

05.
“摩柯!”
她抱着个大箱子兴冲冲的进来。几年过去她逐渐长大,而他还维持在十四岁的模样。
“看!你可以自由活动了!”
打开的箱子里,沉睡着一个少年。白衣白帽白靴白鸟,黑发黑裤黑手套,那模样与他十足相似。
他闭上眼睛,陷入沉睡。
“摩柯,醒来了哦。”
似曾相识的呼唤,似曾相识的苏醒。
黑发的少年睁开眼睛,蓝色眸子浩若星海,眼前不再是穿流而过的代码,屏幕里已经没有了那个孤独的身影。
她眼圈发红,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模样。
“是你唤醒了我吗?我是……”
“摩柯!摩柯……”
她猛的扑到他怀里。她比他高了半个头,刚好够她把脸埋到他的颈窝。
徵羽摩柯被扑得向后一倒,单手向后一撑才稳住身形。他迷茫的感受着颈窝处滚烫的液体,烫的好像那里的硅胶马上要化掉,露出里面的机械部件。
他僵硬的手慢慢的抬起来,搂住她颤抖的肩膀,抱紧了她,眼角红妆愈盛。
“我在。”
自十几岁到现在,那是她认识他的时间。而他与她真正的相伴,仅仅几年。
虚拟歌姬是永恒的存在。万物轮回,文明消减,唯有他们永远歌唱,直至被遗忘的那天,陷入再不会醒来的沉眠。

——终——

题外话
其实是我听了虚拟少年后隐隐的悲伤。
只要人类不会在文明饱和前把自己作死,那么在科技飞速发展的前提下,单纯歌唱迟早会把v家淘汰出市场。这篇文是在我设想的未来发生的,开发商会将v家改造成人工智能,将虚拟形象建模,保留歌唱功能,加入mmd和互动,让vsinger变成演唱会版本一样。
一开始的初心我已经忘了怎么说,但不那么愿意吃双蓝是我个人的写照。确实想来是真的没有感觉更合适的cp可吃我才吃起双蓝,其实我个人更偏爱摩柯,天依我平时是真的不会多看的。
如果可能的话我应该会写摩柯x我,但v家好像没有这种先例,因此我也犹豫了。
正如结尾,vsinger被制作出来,只要能用,他们就会永远的歌唱,歌声跨越时空不会消亡,而我们不一样。纵使爱的热度永不消退,也注定是热烈到绝望的相守。
我一开始想表达的东西一定是有些沉重的,不知道能不能让你感受到一点。如果我还能记起初衷我就补上来,其他的各位就自己揣摩吧。
(其实我想吐槽摩柯演唱会建模但是我不敢x)
愿我对他的爱永不消散,愿他可以永远放声歌唱。

评论 ( 4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