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 千安
Powered by LOFTER

庆幸

# @Epic 啊止家的婶和药研!往复书系列炒鸡好看!吃药婶的赶紧过去!
#婶的性格完全摸索着写的,ooc啊止可要告诉我啊……
#第一次刀男视角献给你了hhh



如果我不是短刀,可能就没办法知道大将刚刚回来的。然而不存在这种假设,我不仅是短刀,还是极短,上演练场对面都得跪下叫爸爸。
所以即使在浅眠中,我也轻易察觉到门外轻到几不可查的脚步声。
我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弟弟们,悄悄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拉开门溜了出去。
大将最近忙着学习,分给我们的时间比之以前要少。我也习惯了哪天醒过来发现身上披着条毯子,或者整理房间看到桌子上的新书。然后可能找得到人,可能找不到,也可能找到了我也没办法跟她说上两句。
大将的身体不是很好。
房间里透着灯光,我敲敲门,听到里面“是谁”的问话:“大将。”
“药研啊,请进。”
不出所料,她又生病了。虽然一脸笑嘻嘻的说已经去过医院了,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她两句。
虽然每次回来都无一例外是“过得很好不要担心”的说辞,其实我看得出来她自己一个人生活起来不会很顺心,开学时腿上划出的小伤口已经快看不出来,但不代表没有。
只是总会在大将的笑脸和温柔的眼神里败下阵来。
她想自己扛过生活里的小困难不让我担心,我也就乐得装不知道。因为一旦让她发现了一定会在我面前低着头怂的跟什么似的。
我又没那么可怕,最多说两句。
好吧,不是两句,是一堆。
“药研,要抱抱——”
我俯身过去抱住她,轻轻拍着,在她耳边低声说:“怎么了,嗯?”
我知道,大将最吃我这一套。她微微红了脸,嘟嘟囔囔的说起今天被实验折腾的有多惨,放在笔记里的更新因为网络全都没了。说着说着又转到被小伙伴安慰了还被发糖了,吃的一脸满足特别特别甜。
我就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应一声。大将经常会撒娇,跟我腻腻歪歪的,惹得乱和鲶尾整天说“本丸一股恋爱的酸臭味”,然后再被我追着打。
但其实她这么撒娇说出来的事自己在私下不知道崩溃了多少回。
她是大学生了,等于一只脚踏进了社会,什么事都只能自己干,委屈往自己肚子里咽。她习惯了不让别人担心,这是成长的必修课,我们和一期哥也是报喜不报忧。
即使跟我絮絮叨叨,她的口气也像说日常生活一样轻描淡写。
我活过了几百年的岁月,仍然为大将不在时她的生活提心吊胆。人世丑态我不是没见过,而这其中险恶只需一次就能刻骨铭心。她才二十几岁,从刚是受精卵那一刻算起,也不及我的一个零头。
我尚对其避之不及,她却要在几十年的人生里被迫尝遍。
如果不是我的容貌还很稚气,我就能跟平安时代的老爷子们一样直截了当。
可惜身为短刀,我永远都是这副十几岁的模样,修行回来也只是比大将高了一二厘米,壁咚都很尴尬。
“大将都不想我吗?”
“想啊,”她枕在我腿上懒洋洋的翻身,懒洋洋的说,“想你的腿。”
真是谢谢你了大将,但能不能别这么直白。
“腿的话我们粟田口到处都是。”
“不不不不,”她这回直接趴着抱住我的腿,特别认真的说,“药研的腿是最棒的。”
勉强当做赞誉。
“而且也有不露腿的。你看平野啊一期啊鲶尾骨喰都不露腿。”
不好意思我收回前面的话。


大将热爱修仙,大有一口气修成小仙女儿的架势。
我当然不允许了,修成仙儿还怎么和我在一起呢是吧。
十点一到,准时掐着时间逼她洗漱睡觉。她眼泪汪汪的看着我钻进被窝。幸好关了灯,她看不见我。
大将最近不在本丸,我就又回去和兄弟们一起睡了。我拉开门,顿了顿,叹了口气又大步走回去,问她:“大将会乖乖听话的吧?”
她可怜巴巴的点头。我摸摸她的头,说了声“真乖”,就回到房间。
呵,天真。
不好意思前田抢了你台词,但我觉得只有这句话比较合适。
过了半个小时,现在的我站在大将房间里,手里拿着屏幕亮得刺眼的手机。大将看着我干巴巴的笑着,大概是在思考怎么解释,一个没注意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咳嗽几声。
我把手机锁屏,俯下身幽幽的看着她:“大将怎么说的?乖乖听话?不修仙?嗯?”
“这个……那个……啊哈哈哈……”
“请不要逃避话题。”
大将的眼神随着乱转的眼睛诡异的游走着,看来看去就是不敢看我:“那个……我睡不着……”
“看来我还是要监督大将。”
可是这个时间我也没办法回去拿被子来这里,就算再轻手轻脚,那么大的动静也不可能瞒过满屋子的短刀还有两把胁差。我戳了戳大将,她顺从的往里缩了缩,一时间像是什么小动物一样,可爱的要命。
如果这种伤害可以反映出来,我可能已经破坏了。
至少重伤。
不不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睡觉,睡觉。我掀开被子就上了床,大将一脸震惊的看着我。
“药药药药总……”
好了,这下不仅药总蹦出来了,还结巴了。
“这个时候回去会吵醒他们的。”
大将伸手指了指柜子:“那里有被子……”
就说大将缺根筋。
我扶了扶眼镜,问她:“大将不想和我一起睡?”
“不是……”
“那就快睡吧。”我摘下眼镜,躺下去拉上被子,“一期哥那里我会解释的。”
大将一脸纠结,大概是觉得说得好有道理可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我翻了个身,伸手抱住她,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吻。
“乖,睡吧。”
大将乖乖的嗯了一声,也伸手抱住我,缩进我怀里闭上眼睛。没等到十五分钟,她就睡熟了。
血压不高睡觉来凑,这是她自己说的。早上赖床到中午也不是没有的事,也是因为睡得晚。今天入睡这么快,大概是累了。
我轻轻的把她的手从腰上拿下来,然后把她转了个个儿,免得压到心脏,这才又搂住她闭上眼睛。
我问过大将,为什么会喜欢我。
药研藤四郎是一把太过常见的刀,因为掉率,开口的招呼还被戏称为本丸三大精神污染之一,非常洗脑。正太身有人喜欢,低音炮有人喜欢,年下有人喜欢,男前有人喜欢。在战场长大,不懂风花雪月,唯一能做的只有照顾好她的身体和保护好她。
无法否认的是,名叫药研藤四郎的刀,一抓一大把。
大将那时皱着眉头,想了想说:“因为喜欢,所以喜欢。”
我叹了口气:“您这等于没说。”
她撑着下巴又想了想,然后慢慢的说:“因为是你我才喜欢……你就是你,独一无二的药研藤四郎,之后再来一把,哪怕一模一样,我也只喜欢我眼前现在所看到的你。”
我突然就放下心来。有什么可顾虑的呢,她的喜欢足以让我有恃无恐。
哪怕她说的话还是有点不明不白,但我感受到了,对她而言,「我」是无法替代的存在。
这样就够了。
叫醒大将的最好办法是粥和梅子再加一个吻,晚上一定要看着她睡觉才不会再半夜修仙,她不愿意说的事装作不知道比较好,会在一些细节上意外的固执和我冷战……
真的,特别特别喜欢这样的大将。
所以能成为您的药研藤四郎,是我感到荣幸且骄傲的事。

评论 ( 15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