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 千安
Powered by LOFTER

谁是谁的女朋友

“乱——”

明“啪嗒”倒在乱藤四郎的膝上。姣好如少女的付丧神俯下身体,笑吟吟的用娇俏的语气说:“怎么啦,主人?”

明盯着那张可爱过头的脸看了半天,猛的捂住自己的脸,声音闷闷的:“有人质疑我不是你的女朋友。”

“欸——明明我是你的女朋友啊。”

……好想揍他,但是对着男朋友这张脸实在下不去手。


任谁第一眼见到乱藤四郎都会以为这是个惹人怜爱的女孩子,哪怕亲眼看到他进男汤上男厕。如果说审神者被蒙蔽还不算什么,直男如大包平差点被他的性别搞昏头。

药研藤四郎曾经痛心疾首的拍着他兄弟的肩膀:看到没,这宽肩,这窄腰,就算乱穿着裙子他也是男孩子啊,下次沐浴不要把他轰到女汤去!然并卵,明差点就要叫他去女汤了。幸好她犹豫了一瞬,就在这关键的一瞬间她想起来乱是个男孩子。

幸好幸好,保住了乱的清白,不然一期一振非得追杀她半个月才罢休。

直到洗完澡,明才觉得不对劲。乱进了女汤,被占便宜的应该是她吧,保住清白的主语怎么就变成乱了呢——


只是乱藤四郎终究还是乱藤四郎。

明是战斗见长的审神者,战力可以媲美大太刀,溯行军也并非刀剑男士一般的人型,都是长满骨刺眼睛放光嘶吼的怪物。

——恶心。

当粘稠锈腥的血液溅到手上时,她依然会感到恶心。身为人类,面对如此之近的死亡时,依然会颤栗。

“主人,战场上可不能分心——”

话音未落,乱藤四郎已从她背后轻巧的翻过来,手起刀落间就劈开了一振敌刀。血花溅到他的小裙子,他的脸,他的手,形成一幅诡异绝美的画面。

即使是这一刻,他还是美的。与三日月战斗时带着威慑,锋芒毕露,沾染血迹也高高在上的美不同,乱藤四郎看上去甚至依然无害,巧笑嫣然间都可以无视刀尖一滴一滴滴落的血。

只有抬头的时候。

明看着站在残骨间的付丧神。孩子一般的身躯,孩子一般的脸,抬眼的一瞬,野兽般的危险铺天盖地的压来。阴影笼罩下的蓝色眼眸也干净得不可思议,若是能够忽略里面映出的血色的话。

“哟主人,我干得不错吧!”

他的笑颜灿烂如花。

明吸气,故意说:“哪里不错了,我几乎要被你吓死了啊!”

“是——吗?”让人心跳的脸忽而凑到眼前。乱藤四郎半眯起眼睛盯着她,明都可以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五官精致,却没有一处不英气。唯独凑近了细细去看,才恍然发觉乱身上平日不易察觉的少年气。

“哎呀,脸红了,真可爱呀。”

罪魁祸首笑眯眯的说完就挪开了,全然没有撩完负责的意识。

……提问题那个人怎么想的,明显我才是女朋友。



“壁咚!”

“主人,您这个身高很尴尬啊……”

“壁咚!”

“哈?你这小矮个还想壁咚我?”

“壁咚!”

“主人……放开萤……”

在本丸的刀被明挨个祸害了一遍甚至前田平野都没能逃过毒手后,乱藤四郎总算是逮着了不好好处理工作出去瞎撩的主人。

“主人不解释一下吗?”乱的笑容冒着森森寒气,明低着头瑟瑟发抖,整个场面活像捉奸现场。“还是说不喜欢乱了?”

明支支吾吾的解释说被撩到想要扳回一局,乱藤四郎的笑容更深了,笑得眼睛都微眯成月牙形。

“主人有这份心我很高兴……但!是!”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咬牙切齿,就差在背后具体出一个溯行军来表达愤怒,“背着我沾花惹草这点不可原谅!”

“噫噫噫我错了!!!”

“主人以为光认错就可以了吗?我可是想好好惩罚您呐。”嘴上说着敬称,低笑着的乱藤四郎的动作和话语却截然相反。纤细修长的手指抚上明的耳朵,“这里?”

揉过脸颊,“这里?”

流连脖颈,“这里?”

滑到锁骨,“这里?”

“还是……”他的眼眸忽的变得幽深,手指逐渐上滑,略过下颌,堪堪停在唇下,“这里?”

明动弹不得。男性很少能用美来形容,惊艳如三日月也多被说为姿容端丽。但她的脑子里现在只剩下「美」可以形容眼前的乱。

糅合了少女与少年两种仪态的乱,美得富有侵略性,如同武尊倭建命一样美貌而英气。低沉下来的眉眼,眼神同在战场一样像是盯住猎物的幼豹,却无丝毫敌意。明有一种被锁定的感觉,但并不讨厌……甚至心甘情愿。

樱花似的唇凑近了。明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额头上蜻蜓点水般掠过柔软的触感。

“以为我要吻你吗?真可爱~”乱又笑眯眯的调戏她。明翻了个白眼,嘟囔着否定。

“不过啊,有件事要好好记住,”乱藤四郎把手撑在明身后的墙上,将她囚禁在这一方小小天地,凑近耳边低语,“主人只能是我的哦。”

末了他还笑一笑,十足的人畜无害。

明捂脸,究竟谁是谁的女朋友啊?

——talking time——
@透明 你家的乱婶!自我感觉写毁了emmm,然而也找不出更好的感觉。
看到人设里谁是谁的女朋友笑岔气。
以上,感谢阅读。

评论 ( 7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