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 千安
Powered by LOFTER

日常

晴明难得一觉睡到天亮。
他懒懒的坐起来,打算放个假,吃点好的,顺便再讨要一下比丘尼的药。
本欲像往日一样穿戴整齐,但今日给自己放个假,最终还是只用发带松松束了个低马尾,只穿着黑色单衣便慢悠悠的踱到庭院里。
式神们大都出去玩耍,博雅也带着神乐小白去逛街,帚神收拾好了院子就静静的退出,一时间院中只剩了他和比丘尼二人。
微风轻抚过那棵不败的樱花树,柔弱的花瓣随风飞舞,漫天花雨中风铃叮叮当当,是她亲手栓上去的模样。
八百比丘尼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巫女装束,晴明怀疑她是有多少套一模一样的衣服……虽然他安倍晴明也是两套一样的狩衣换着穿。
他可没皮肤劵给自己置办新衣,再说那套也不好看。说到这里还不得不吐槽一下黑晴明的审美,化妆他没意见,可能不能不要化的那么磕碜……
晴明直到不由自主的坐到八百比丘尼身边时,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比丘尼依然高深莫测的微笑着,递过一盏清茶。
活了几百年的巫女,为了打发时间学了不少东西,自打感到无聊就停下画笔的手,第一次有种画下眼前人的冲动,像是本能。
他是白狐之子,遗传了狐族优良的基因。白发似雪,柔顺无暇。倜傥的眉眼沾染了人气,少了过于心惊的艳丽,多了几分温文尔雅,唇边永远是温润的笑,狐狸眼边渲染着嫣红的眼影,白皙的肤色非但没有被鲜明的颜色衬下去,反而相宜得彰,又透露出一种妖怪才有的魅气。
何况这个闻名全平安京,年年蝉联平安京八卦报最受欢迎男神栏目冠军的人类,此刻一副慵懒的模样。
巫女眯起眼眸,呷了茶轻舒一口气,盘算着若是在外面卖一卖安倍晴明大人的画像,要抬到什么价位好。
隔天八百比丘尼一反常态的出了庭院。神乐和博雅对此大感诧异,因为目前来讲没有什么需要这位见多识广力量强大的占卜师出手摆平,何况她还一心求死看破红尘。
晴明更是有种不好的预感,隐隐觉得八百比丘尼是要去败坏自己的形象。
八百比丘尼随意的乔装了一下,笑眯眯的跪坐在摊前吆喝:“晴明大人的画像——”
呼啦一声,小摊周围围了黑压压的一片,不问真假,一堆大姑娘小媳妇老婆婆女娃娃争着抢着,很快人群又如风散去,马上又来了下一波……
八百比丘尼将金币收好,看了一眼泛着橘色晚霞的天空伸了个懒腰,不紧不慢的踱步回家。
嗒,嗒,木屐敲在青石板上,夕阳将纤细的影子拉的很长。比丘尼半绾的青丝被清风拂过,随着长长的振袖舞动。
她脸上依旧是高深莫测的似笑非笑,浅碧色的眸子里映着落日,撞色鲜艳而浓烈,恍若强大东方传说中的青海湖,在群山环绕中波涛缱绻微澜泛波,美得魂牵心悸。
那片湖泊里出现了一个倒影。
她缓步走到桥上,抬袖掩唇笑道:“啊啦,晴明大人怎么来了。”
晴明抽了抽嘴角,不知拜谁所赐他不得不在女孩们回家时才能出来呢。面上还维持着白狐公子的翩翩风度:“太假了,八百比丘尼。”
面对八百比丘尼时,晴明大人的颜值和毒舌成正比。
他顺手接过那包沉甸甸的金币,对她卖画的事只作不知,随口胡乱编了一个理由:“小白喊你回家吃饭。”
顺便借了神乐的名义给你买了身衣服。
然而他并不想回忆起博雅兄妹和院子里一堆大大小小的式神一副参透红尘少年干巴爹的样子。
妈卖批这堆人和鬼都在想什么,隔壁寮的狗子都探头了。
八百比丘尼还是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看的晴明不由得有点心虚。
她仿佛看穿什么,轻笑一声:“晴明大人放心,即使窥天命也碍不到我这长生不老之身,我的精力也不是无尽的呀。”
言下之意就是你爱咋咋地,不是重要的事老娘不占。
晴明好不容易因为两个ssr而变白的脸色,又隐隐恢复到非酋的时候,不可置否,他确实松了口气。
两个人慢悠悠的走回去。刚刚入春不久,天黑的还是很快,不过一刻钟便是华灯初上。八百比丘尼似是仗着不义之财摇身变成了壕,孩子气的买着各种小玩意。
晴明觉得她只是馋了而已。
他抬眸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确定安全再装作看着摊位的模样光明正大的偷窥。
也不知她从哪里弄来的和服,白色和柳色衬得她皮肤几近透彻,好像水做成的一戳就破。青丝半绾,楠木簪子有着好看的纹路,清香似有若无。再看木屐……
晴明皱皱眉,强迫症发作:“走路不要拖沓脚。”
简直就是在地上蹭吗,豆蔻年华的少女怎能行为不端……欸?豆蔻……?
向来镇定风流的白狐公子眸中转过一丝惊诧,不错,豆蔻少女。
八百比丘尼这身邻家装扮,清新不失典雅,竟是比巫女装束时还要年轻几分。
她本就是最好的年华长生不老,只是这几百年的时光已让她行走红尘已看破,窥得天命己自知,身上神秘婉转积淀了几百年的气质,让她看上去成熟独立,看不透年龄。
八百比丘尼嘴里的鱼豆腐还没咽下去,人就被朱雀载回了庭院。
许是在院中住了许久,也沾染了晴明的傻气,没琢磨过来为什么向来稳重示人的晴明突然猴急的召出朱雀只为回到庭院,就被推进了房间。
哗啦——晴明拉上门,直接扑向跪趴在地上的女孩,几下就把她扒得只剩里衣,又三下五除二的抖开一件新衣给她穿上,顺带把一长一短的鞋子给她穿上了。
跟照顾小孩子似的。
八百比丘尼只配合着乖乖抬起手或腿,让衣物能好好的穿在自己身上,似乎笃定晴明不会做什么太过无礼的事。只是难得心中有这样的……呃……应该是叫吐槽?
前段时间刚刚看过那个时代,这就忘了,果然老了呀。
晴明整理好长靴,站起身拉起八百比丘尼,拿起檀木梳绕到她身后,轻轻顺通。
绾青丝,长发及腰。
晴明一时恍惚,似乎他们就是一对平凡夫妻,这不过是疼宠妻子的丈夫每日必做的事而已。
他垂眸盯着手下,自怀里取出饰品一一戴好,绕到她面前端详。
清冷,高贵,端庄,难得一见的美人,也高不可攀,没有人气。
晴明眼神暗了暗,拿过流光溢彩的法杖交到她手里。
八百比丘尼气定神闲的点了几个崽子,去砸八岐大蛇老人家的场子。
灵杖一挥,灵力顿时在她身后放出滔天的青光,清澈宏丽,里面婉转飞出一只灵雀,仰首长鸣,尾羽霎时开满天际。她长裙飘飘,人雀冷色,宛如孔雀神女降世。
“星陨——”
神女降世,星辰陨落。
之后晴明没再让八百比丘尼穿过那套衣服,八百比丘尼问他,他就不说话,头埋在她颈窝间装累。
门外山兔猴啦猴啦的跑过,又转回来探头瞅了一眼,赶紧跑去悄悄的喊:
“阿爸又在跟阿妈撒娇啦——”

评论 ( 26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