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 千安
Powered by LOFTER

[Taleland·大和守安定]仙境之旅

#自家企划文,有想来的就来吧,我真的不知道企划宣怎么写[捂脸]
#企划还是一人一刀,然后都是童话里的人物,童话也不许重复哦,不接受普通人以外设定
#童话魔改所以尊重原著吧,我权作示范(x)
#艾特亲友 @Epic ,与我一起构建这个世界观的伟大女人(x)参企的话药总就是她的了



“去追寻吧,去探索吧,不可思议的世界与梦境,不负命运赐予好奇之名。”





月亮女神的光辉普照着她的子民,微风应和着星辰对女神的歌颂,呜呜啦啦的吹起小夜曲。深夜的不速之客造访了这座庄园。
大和守安定尽量不发出声响,以免响动惊醒庄园的主人。他踏入神崎有栖的房间,不出意料的又是一句嘲讽。
“亲爱的白兔先生,您的怀表是衡量轮回的命运之轮吗?”
黑发少女歪在摇椅上,垂下的手边是一只小巧的皮箱。闭眼休憩的姿态优雅天成,语气却是与之十分不符的不友好。
“亲爱的爱丽丝小姐,您是一无所知的愚者,不知我一路都风尘仆仆吗?”
神崎有栖脸色淡然,这样的打闹对两人来讲已是日常。大和守安定看着老神在在的少女叹气,问道:“你真的要现在就走?”他的手指伸向天边的满月,满天繁星昭示着这是怎样夜深人静的时刻。
“当然了,小兔子,神崎有栖向来说到做到,何况我做了充足的准备。”
大和守安定毫不怀疑,那只看似轻便的皮箱一定塞的满满当当,而且她一定会携带她的小金库,里面全是神崎家大小姐的私藏。
她本可以学习礼仪,安安稳稳度过一生。愿意做个传统贵女,夫家必然是她亲自相看好的。也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她的才智不愁没有天地。
可她偏偏自己踩出来一条路。
向往自由的少女随心恣意,连继承家业之事都商量妥当,抛掉一切可能阻碍未来之物。大和守安定扯了扯衣角,想着当真拿她没辙。
算了,反正有他惯着。
“既然你这么说了就没有办法了,不过这种事真是让人为难……”小白兔嘀咕着拎起爱丽丝的皮箱,伸出手来,露出浅浅的笑容。
“一起踏上旅途吧,我的爱丽丝。”
“当然。”
爱丽丝眨了眨眼睛,拎起裙摆,握住了那只手。

阴霾的天空,下着蒙蒙细雨。
马车颠簸着,车厢里充斥着热闹的谈笑。旅客们多是游走四方,性格热情开放,身怀绝技。风琴手奏起欢快的曲调,吟游诗人歌颂万年流传的华章,魔术师的纸牌在指间玩的花样百出,吉卜赛人的塔罗宣读着命运的裁决。
神崎有栖将领口的蝴蝶结正了正,背对着一车喧嚣,望向浩瀚星空。
“不冷吗?”
大和守安定看了眼她略显单薄的长袍皱皱眉头,伸手扯了扯她略微褶皱的长裙。
“亲爱的小兔子,我没有那么娇气哦。”
“亲爱的爱丽丝,不要忘了上次是谁哀嚎着要回家大吃特吃的。”
“难道你不想念我家厨师的手艺吗!”
说实话,他不仅想,而且不输神崎有栖的想念。然而游历多年的白兔先生已经学会了如何在最坏的环境下最好的享受,是以他轻巧的转过话题,掩藏起自己一点小小的私心。
他才不想神崎有栖知道自己在与她结伴后,不止一次因为看见自己的旅伴而联想到已经无缘的美食。
“说起来,大小姐,你没有目的地吗?我们已经转了好几次车了。”
饶是这般不花钱的便车,大和守安定心中也不免疑惑。神崎有栖眨了眨眼,说的有如今天吃什么一样轻松。
“没有。”
首落了你,大和守安定的表情清楚的诉说着这么一句话。
他为什么就没想到呢,神崎有栖能有个目的地的话,就不是神崎有栖了。
“哦,我亲爱的小兔子,别做那种无谓的担心。旅行就是要无忧无虑才好。”
没心没肺的爱丽丝耸了耸肩,拎起皮箱就跳下马车,飞起的裙摆绽出一朵花来。她将兜帽掀起,对着大和守安定伸出了手。
“还不带我走吗,白兔先生?”
大和守安定叹了口气,也拎起皮箱,手一撑翻下来,嘴里还不忘唠唠叨叨:“我的小姐,您这么跳下来很容易受伤的。”
他也把兜帽掀上来,面容掩藏在黑暗的夜色中,唯独那双清澈的蓝色眼眸如浩瀚星海,有着柔和而微弱的光。他的嘴角扬起浅淡的笑,将手伸去。
“请把皮箱给我,随我一起踏上旅途吧,爱丽丝小姐。”
神崎有栖眨了眨眼睛,将皮箱一扔,大踏步的走到前方。
“当然!”

评论 ( 5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