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 千安
Powered by LOFTER

无题

@彩虹灵雪  的点文,写的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ooc预警,现代幼驯染paro
#没灵感没文笔,能接受食用愉快
#还是一句话,我饿了

我和大和守安定是青梅竹马。
这个定义吧,和一般的青梅竹马不太一样。我们俩和加州清光一个孤儿院的,然后被一群男人领养了。冲田先生领走了他们俩,把我放到了土方先生名下。据说是因为我是院子里唯一一个女孩,他怕照顾不好我。
“代价是他们俩打了一架。”堀川国广边讲边把一盘兔子苹果放到中间,顺手塞了我一块。我嚼着嘴里甘甜多汁的苹果,使劲吸溜了一口果汁儿,问他:“堀川他俩为什么打架啊?”
“冲田先生的原话是,‘土方先生对女性一向很有经验’,但他的经验是对……”
长曾弥虎彻捂住了他的嘴,清光捂住了我的耳朵。安定左右看了看,出去和堀川打了一架。我扒拉下清光的手,一脸“都是老司机装什么”的表情。
你问和泉守兼定?不不好意思,我们飙车不带小纯情。
带他也听不懂。
等到出去打架的那俩回来的时候勾肩搭背一人叼着一根冰棍儿,脸上一点儿伤都没有。堀川有良心,给我们一人买了一根。
我问他们俩是怎么打的,安定回答说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请冰棍儿。
哦。
吃完冰棍儿和泉守就走了,他还得去图书馆写论文查资料,堀川当然也跟着走了,走之前还记得给我一袋小曲奇让我啃着吃。长曾弥接了个电话,说是浦岛叫他出去玩。我挥挥手跟他拜拜。
心疼浦岛。
清光去跟女朋友约会了,对,没看错,他是我们几个里最先脱单的。
我和安定一人一脚把他踹了出去,然后大眼瞪小眼。
我说:“安定定,接下来我们干什么?”
“别叫我安定定,你是不是又忘了吃药了。”他拧着眉毛先纠正了我的称呼,然后想了想,“要不我们也出去玩吧。”
“别。”我果断拒绝,托着下巴幸灾乐祸的看着他,“我晚上去吃散伙饭,晚上你一个人看家。”
他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那姑奶奶您要干嘛?”
我站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的曲奇渣,说:“逛街。”
这会儿还是挺热的,有点闷热的风,白杨树抖着叶子唰唰的响,深浅不一的绿色翻来覆去。我啃着手里的可丽饼,很随性的左看右看。安定伸手拍了拍我的防晒衣一脸嫌弃。
得得得,知道您嫌弃我吃的多形象不好,能别摆在脸上不。
我看了眼手里掰开的可丽饼,决定还是把打算分他的那一半给吃了。等我啃完自己那一份要对着另一半下嘴的时候,安定凑过来直接咬了一大口。
智障你不能离远点儿吗,要撞上了。
我也摆出一副很嫌弃很嫌弃的样子,把被咬了一口的可丽饼直接塞到他嘴里。他倒是悠哉悠哉,伸手捏住可丽饼的下边慢悠悠的嚼,伸出舌尖把嘴边的甜奶油都舔了进去。
果然是智障,不知道奶油舔不干净的吗。
我依旧嫌弃的把纸巾拍在他嘴上狠狠地擦。
等他吃完我才拉着他进店,翻出上次相中的衣服。我把衣领往上拉了拉,恰好卡在肩头才撩开布帘,在他面前转了个圈,看着蓬蓬裙飘起的弧度,心里特高兴。
安定上上下下看了半天,问我:“你能不能不露肩。”
我迷茫的把衣领又往上拽了拽,看着本来到手腕的灯笼袖硬生生减成七分,转头看他:“这样?”
他又看了半天,问道:“你能不能不露手腕。”
我把袖子往下拉了拉,看着衣领又卡在肩头,说:“这样?”
“……要不你还是换一件吧。”
我愤怒的把他的银行卡摸出来,输入密码,刷卡,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然后再把卡扔回去,一扬下巴:“本小姐今晚上就穿这身了,告诉堀川十点接我。”
比起安定来,我现在真的很想心甘情愿叫堀川一声哥。
虽然我一直很嫉妒这个名义上的哥长得最嫩。

毕业了啥话都说出来了,我看着第五个对别人酒后告白痛哭流涕丑不拉几的,高冷的喝了一口果汁。
闺蜜蹭到我旁边,手里捧着杯啤酒打了个响亮的嗝儿,酒气熏天。我把她的脸推得远远的,听她含糊不清的说:“妹砸儿你真不喝啊?”
“不喝,喝了跟你似的就白瞎我这套衣服。”
“欸别这么说。”她把啤酒放下灌了口茶,舒了口气,笑嘻嘻的过来揽我肩膀,“说不定你哥看我喝酒就送我回去了呢。”
我嗤笑一声:“你先胜过和泉守再说。”
她立马收起满脸痴汉笑,拖长声音在那儿咦,揽着我的手紧了紧:“说正经的,你有对象儿没?”
我摇摇头,顺手把醉的糊涂的那边扔来的外套又扔了回去,正好砸在那人脸上,惹得一阵哄笑。
她啧了一声,撑着下巴跟我唠唠叨叨:“咱学校对你有意思的看着那五个先怂了一半,剩下二分之一被你哥和和泉守掐了,又二分之一被加州和长曾弥打发,又一半被大和守吓跑了,剩下的被你拒绝了,你都快成高岭之花了。”
我按着她说的算了算,二分之一,四分之一,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哇,还挺严格的,怪不得找我告白的人那么少,感情都被他们给掐了。
“虽然通常简化成五堂会审,谁让追你的从来不超过五个。”
我面无表情的拧了一把她腰上的肉,成功收获一枚叫破房顶的杀猪声。
点歌房的灯光很昏暗,五颜六色的光线四处乱晃,屏幕的光亮得刺眼。啤酒的味道,走调的歌声,醉醺醺的告白声,杯子的碰撞声,真心话大冒险的起哄声,哭声,吵的人头疼。
我按亮手机看了眼时间,发了条短信给堀川,告诉他我在哪儿,就又抱着杯子慢吞吞的喝着饮料,看着眼前的闹剧。闺蜜接了个电话,低声说着什么,语调很低沉。
她应了两声,挂断电话,靠在我肩上半天没说话。很久很久,我才听见她叹了口气:“真的,要么你去告白,要么你就别想了。”
她的手臂慢慢爬到我的腰上,缓缓收紧,将头埋进我的颈窝,低低地说:“我老说你,其实对大和守也没什么底。趁着他没在你人生里占了一半,早点做决定吧。”
我拍拍她的背,任她靠着,没说话。
我又坐了一会儿,叫了她两声,看她晕乎乎的,就把她架起来告罪一声,走了。走到洗手间附近,我摸出她的手机,划开锁屏,给那位打了个电话。
一期一振很快到达,把她接走了。我是真的真的很想摇着一期的肩膀说你们俩赶快和好别折腾我了,可惜我没那个胆子。
我在洗手间洗了把脸,觉得脸上油腻的感觉差不多去掉了才用纸巾草草擦了擦,快步走到大门口等着堀川来接我。有几个烂醉的人走过来,我往旁边靠了靠,不想其中一个扭头对我招呼:“小妹妹,过来和我们玩玩啊!”
……谁说KTV的走廊是最危险的。
我看着另外几个也转头看我的人,不动声色的退开两步,拿着手机的手背在身后,悄悄划开锁屏,按着记忆打开通话记录:“很抱歉,我在等人。”
“有什么关系嘛,用不了多长时间的,来吧!”
我皱紧了眉,他们在我身上乱转的眼睛和色眯眯的神态让我一瞬间反胃,有些不耐烦:“说了我在等人。”
手机在震动着,我捏紧了手机,心里有点着急,只希望对方赶紧接通电话。
“说了不耽误你!快过来!”
眼看那只油腻的手马上要碰到我,我一巴掌挥开他的手尖叫:“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喊完我的心就往下一沉,不由得咬紧了唇。
糟了。
眼前的醉汉们激动起来,一个个叫嚷着。深夜的街头已经没有多少人,我一边往后退,一边考虑逃跑的可能性有多大。
身体被猛的向后一拉,随后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来人一手扯住我一手揽住我的腰,清香熟悉的气味扑进鼻中,犹带三分笑意的声音响在耳边:“不好意思,她不能跟你们走。”
我听见一个醉汉啐了一口,不满的叫喊着:“你谁啊,别多管闲事!识相的话就让开!”
我趴在他胸口,心脏跳动的声音沉稳有力。他顿了一下:“我?”随后他揽着我的手更紧了一些,像是要把我拥入身体里一样。
“我是她男朋友。”
醉汉们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大约是在说什么嘛有男朋友了。他松开攥着我手腕的那只手,掏出手机,冲着滞留的醉汉们晃了晃,笑容可亲:“如果先生们再不离开,就请到警局谈一谈吧。”
我看着醉汉们跌跌撞撞的走掉,挣开那只手问他:“怎么是你?”
大和守安定脱下外套给我穿上,回答:“堀川帮和泉守写论文,叫我来接你。”
我撇了撇嘴,任他把拉链一直拉到顶遮住下巴,皱着眉头:“你刚刚说是我男朋友?”
“怎么了?”他牵起我的手,递给我一盒章鱼小丸子,热乎乎的,应该刚出炉。我叉起一个,刚要送进嘴里,又被他给抢了。
啧,怎么老抢我吃的。我又叉起来一个,如愿以偿的送进嘴里,挡着嘴一边哈气一边嚼着,弹性的章鱼肉十分有嚼劲,味道鲜美,相当好吃。
我含混不清的说:“毁我清白,刚刚好像看见我同学了。”
“被听到了?”他抽了张纸巾给我擦嘴,又低头抢了一个小丸子,“那干脆坐实了吧。”
“不要。”我一口塞了两个,惹得安定直皱眉,让我吃完了再说。我费力的咽下小丸子,把竹签插到丸子上,舒了口气,“一盒章鱼小丸子再加一句话就收买我,不划算,我没这么便宜。”
安定揉揉我的头问:“那怎么办?”
我指着街边的关东煮说:“起码一百个关东煮。”
他抽抽嘴角,买了份多加鱼豆腐的关东煮,等我吃完了小丸子才递给我:“关东煮不能多吃,你吃完就不吃饭。”
我咦了一声:“那算了吧。”
“以后你要的都给你。”
我指了指天上的星星:“我要星星也能摘下来?”
“这个不能。”他咳了一声,耳朵有点红,眼睛是弯的,“在我能力范围内的,只要你想全都给你。”
“唔。”我吃了块鱼豆腐,“那好吧。”
夜晚清凉的风吹过,难得一见的晴朗天空,星辰一闪一闪的,是我记忆里看过最好看的星空。
那天晚上的小丸子和关东煮也很好吃。

评论 ( 2 )
热度 ( 14 )